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厨房我的城

落寞涵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美食是一种信仰,是对生活品质尽善尽美的一种追求,她不在乎你是否专业,却需要你热爱她,我们不需要像高级酒店一样对食物精雕细琢,只需要你付出一日三餐的时间和爱,就能带给家一个和谐温暖的气氛。 一间厨房一座城,你是城堡里的女王吗?油锅里飞溅的是爱的味道,缤纷的菜谱写着家的温暖,锅碗瓢盆凑出的是完美的爱情和婚姻。有炊烟燃起的地方,那是爸爸妈妈给我幸福的家。博文里作品均为原创,每一道菜都记录着我的生活。那里有我的快乐、忧虑、牵挂和怀念。谢谢分享美食和快乐!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猛然回首 他在灯火阑珊处  

2015-12-13 20:41:04|  分类: 莹窗小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猛然回首 他在灯火阑珊处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
 

落后深处我素未谋面的哥哥呀,在我的记忆里,你就一直定格在爸爸发黄的相册里,帅气足足的哥哥,几十年过去了,当我在微信群里再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已经是落红深处了,年更长了,帅气不减。

打小就希望自己能有那么一两个画家诗人的朋友,没有想到啊,在我不惑之年才发现诗人哥哥一直在我的身边。

大哥说好好捧一捧让我们家的落红深处更加红;

我说不捧,他也红,他生下就已经红了;

大哥说咱家是红二代啊;

我说曾经读过记者采访毛主席的后人,她说自己这一生最值得骄傲的是这一身的血脉,我感觉这句话一样适合我们,最值得骄傲的也是我这一身的血脉

转载京报网 http://www.bjd.com.cn/sp/201408/21/t20140821_7674848.html

文章来源:北京日报

 

《落红深处》

叶洪军著

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

作者程福康

盱眙的青山由城里向城外延伸,一路临淮水逶迤,直跌落到洪泽湖中去。当年我贪恋这一抹山色,在这个小城一待就是十年。所居住的小区位于半山腰,陋巷曲折,却是当年江左第一园林汪家花园的旧址,不由得想起汪孟棠泣血写成《秋舫吟》痛悼瑶娘,三十首七律凄美绝伦。深夜读书之时,松涛阵阵,倒也是清幽之处。那时候我很想听到箫声,觉得很合情境,但箫声没听到,往往是院墙外传来蹒跚的脚步声,恰是叶洪军酒后归来,喊我一起到巷口浴室洗澡。“我们是赤诚相见!”他说。洗过澡到他家的书房里小坐,整墙的书架,有一支洞箫挂在壁上,没听他吹过一次。

叶洪军上世纪八十年代担任省逻辑学会理事,一个县城的教师与南大教授同列一席。九十年代为《演讲与口才》写专稿,为《扬子晚报》繁星副刊写散文,并在上百家报刊发表作品,并忙着输送技校学生就业。进入新世纪之后,常奔波于小城的饭局之间,为文名所累,却在创作上一度沉寂。我正是这个时期认识他的,那时候瞎起哄搞县作协,一起激发写了几篇文化散文,产量极低,读的人也少,不免有孤寂之感。在一起洗澡的时候,叶洪军告诉我,他写诗了。这吓我一跳。盱眙当然是临水照花的一方净土,但产生诗歌的河流从《诗经》起源,到这里早已诗情零落。叶洪军划桨到落红深处,放楫中流,诗情大发,一缕缕诗行如洞箫呜咽。他原来是到诗歌里吹箫来了,那声音竟成了“当代诗的新声”(唐晓渡语)。

如同小说最考验作者功力一样,诗歌最见证才情,没有才情断不能写诗,诗技倒是细枝末节了。叶洪军最推崇这种大气的才情,“李白写诗,张口就来,就像说话一样滔滔不绝,从哪说起,他不管。”他不喜欢那种纤细琐碎,他写散文就是这般雄浑厚重,诗意迭出,却又流畅上口。在诗歌里,叶洪军写出了他的散文风格,只是古典的意象和意境给诗歌掩上一层美丽的面纱,如同隔着袅袅晨雾,仍是《诗经》在水一方的味道。看来,他是回归到诗歌的最初,也最接近诗歌的本质。

这些诗歌从古典中化出,却诞生于网络之上。在他的那个与半边阳台一体的小书房里,他以一台组装电脑,以四十几岁老男人的激情逡巡于不可触摸的网,竟然点燃了诗情。他在此获得了极大的想像空间和发挥空间。他的诗无论是写给季节、写给诗友、写给红颜,还是写给山川大地,都饱含着疼痛,在某种程度上说都是情诗。“你可不要告诉别人我在写诗啊。”在一次给我读了一组诗之后,叶洪军特意嘱咐我。他还有点不好意思。倒也是,这都什么社会了,谁还写诗啊,又有谁还喜欢读诗呢?

但他的心中总有一个风情万种的歌者,“只怕你随着一个高音飘向天外/留下空茫茫的蓝色/还留下思念,深得像海洋”(《歌唱的花朵》);还有一个舞者,“你洁白地滑行/不时用眼神擦拭我的额头/以默默的光亮阻止一阵一阵的昏暗”(《双人舞》)。这些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季节?那个春天“用白雪化了淡妆”“拂面而来的,是让我着迷的冷”,而雨水“将我的裂痕 /缝上越来越密的针脚”(《节令十四行》),是那样让人依恋。著名诗歌评论家唐晓渡如此评价《落红深处》:“感情深挚,意象清新,笔法富于变化,以中国传统的山水田园诗为背景而翻出当代诗的新声。”

叶洪军自言:诗歌甘当人间悲欢的诉说者,让人在落红深处听得几被遗忘的人间绝唱。这是他对诗歌的定位。

转眼间,我离开盱眙已经数年,看山的心思渐渐化成迢遥的梦境,每次回去皆匆忙,路过曾经的巷落,或瞥见曾工作的楼宇,似乎十年光阴沉滞在那里,如那南山迤逦在望,亲切而陌生。与叶洪军也很少联络,当年一起“赤诚相见”的时光已不复存在,亦觉得可以相忘于江湖。这个小城历来文风鼎盛,文人辈出,文坛热闹,故事很多。叶洪军在其中是热闹的人,也是寂寞的人,如果深夜不再写诗,他的热情或许消减了吧。

这年五一假期,我回乡下出礼,驱车来到盱眙县城,刚停车于曾住过的巷落入口处,手机忽然来短信。叶洪军问我回盱眙没有。看来是几年来一起泡澡泡出了心灵感应,我回短信告诉他正在他家巷口。于是有了一次小聚。深夜酒阑归来,仍是那昏黄的路灯,仍是那幽幽曲折的巷落,我坐在车上摇下车窗,看着他依旧酒意蹒跚着走进小巷。他的诗集《落红深处》刚刚出版,题在扉页上的墨迹未干。我翻阅几首,依稀听到箫声传来,那正是当年我住在这里没有听到的箫声,恍惚中回到了年少青衫薄的岁月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