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厨房我的城

落寞涵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美食是一种信仰,是对生活品质尽善尽美的一种追求,她不在乎你是否专业,却需要你热爱她,我们不需要像高级酒店一样对食物精雕细琢,只需要你付出一日三餐的时间和爱,就能带给家一个和谐温暖的气氛。 一间厨房一座城,你是城堡里的女王吗?油锅里飞溅的是爱的味道,缤纷的菜谱写着家的温暖,锅碗瓢盆凑出的是完美的爱情和婚姻。有炊烟燃起的地方,那是爸爸妈妈给我幸福的家。博文里作品均为原创,每一道菜都记录着我的生活。那里有我的快乐、忧虑、牵挂和怀念。谢谢分享美食和快乐!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  

2017-08-07 22:17:04|  分类: 巴黎尼斯北欧三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2017年7月6日-- 10日
七月的尼斯宁静温柔而又浪漫,阿姐说所谓的浪漫就慢慢地浪费时间,呵呵,这是我听到的最有嚼头的诠释啊!
尼斯nice是仅次于巴黎的法国第二大城市,也是著名的避暑胜地,从此我们每天又可以在这里慢慢的浪费时间了。
嘿嘿,浪漫!
我们住在尼斯的城堡山下36 Rue Catherine Segurane,这里非常便利和安静,尽管住处楼下正在施工也没有破坏这份宁静和美好。从这里可以乘坐小火车去城堡山Castle HillLa Colline du Chateau,也可以步行几分钟去乘坐电梯上山。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这就是城堡山上的小火车,看着是不是很像小朋友游乐场的玩具车啊!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我身后的就是城堡山的电梯口,免费的。时间是:9:00 AM -- 19:50 PM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绿树丛中的那个圆顶圆柱式的建筑就是上山的电梯。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这里就是城堡山的贝兰达塔(Tour Bellanda)。城堡山坐落在THE PORT 码头东端的小山丘上,92米高,向西可以俯瞰尼斯的天使湾和老城,向东可以俯视林币亚港。百度上说城堡是在1706被毁掉,而Tour Bellanda是唯一保留至今的。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这里就是一座古教堂的遗址。传说城堡山是尼斯的起源,这里曾经经历了诸多的争夺战,而罗马人统治的时间最长,
这也就是为什么尼斯大街上有那么多的意大利美食的缘由了。
1706年法国与西班牙的战争里,这座城堡是当时抵挡法军的重要堡垒。
后来被法军攻陷后,这里就失去了它的战略意义,再后来就被规划成了墓地和公园,
如今我们只能凭借着山顶上的这些残缺的遗址去想象她昔日的气势。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这些地方都是城堡山上观景的最佳位置。
这里就是山上那个人工瀑布。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这就是闻名天下的【天使湾】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山下的小火车就是停靠在这里,站在这里俯瞰海景视野无限宽广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尼斯的海鸥非常多,也不怕人,夕阳下海鸥是不是很帅气啊!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这里就是步行下山的路口之一。尼斯的海岸线非常绵长,亦被称作黄金海岸。
尼斯这条海滨沙滩从头起算一直到城堡山这里的天使湾一共有25个沙滩。
期间最最有名的就是天使湾和英国海滨大道,从天使湾步行到海滨大道大约要30分钟
不过一路都非常舒服,凉爽的海风,还有悦耳的音乐,这里街头音乐弹奏水平很高的。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上图那把悬空的椅子就是英国海滨大道的重要标志,而那个通天的柱子就是英国海滨大道的入口
说是18世纪下叶,英国人来到尼斯过冬,后来就沿海岸修建了一条步行道(chemin de promenade)。
1860年,尼斯并入法国,随之这条街也按照法语改名为La Promenade des Anglais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这张图的背景就是城堡山,此刻已经是尼斯的黄昏了,其实已经是夜里9-10点钟了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知道我手里捧着的是什么吗,是尼斯海滩上的小石子,带回去装在瓶子里 养在鱼缸花瓶里别有魅力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尼斯人就是这样每天都在海滩上,坐着,躺着,晒着,喝着,聊着,无所事事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岸上有很多椅子,人们就这么坐着,看海听音乐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
街头每天都有艺人在这里演奏,不是弹钢琴就是弹吉他,琴声悠扬迷人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还有很多人坐在这里观看沙滩排球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就连路上的鸽子也翩翩起舞不放过每一个机会,如孔雀开屏那样向游人展露自己漂亮的尾巴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尼斯的海蓝蓝的,一望无际,非常温柔,无限安宁。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我每天都会穿过这条马路去海滨,在这里享受着她的晨曦和夕阳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的不远处就是一个海港码头,这里可以停靠邮轮
码头上还有很多租船公司,可以租用帆船和汽艇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在海滨对面街道时一块碧绿的草坪,傍边就是【罗巴卡珀牺牲者纪念碑】
Monument aux morts de Rauba-Capeù ),纪念两次世界大战的烈士。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终于月亮升起来,街灯也亮起来了。整条海岸线在夜色里就像一位盛装出行的美女,温柔而亲密。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城堡山下的黄金海岸 尼斯的日日夜夜 - 落寞涵雨 - 我的厨房我的城
 
我们踏着夜色走过海滨向家的温柔而去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环游世界
阅读(171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